军事新闻_中国军情-米尔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榆中要闻 > 军事法治建设40年大事回眸
军事法治建设40年大事回眸
军事新闻_中国军情-米尔网  发布时间: 2019-01-29 11:54

  1998年7月27日,《中国的国防》对外发表,首次向全世界全面系统地介绍我事法制建设的基本概况。

  指出,中国重视军事法制建设,把加强军事法制建设作为实现国防现代化和军队正规化的基本途径和重要保障。国家为适应新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需要,确立了依法治军方针,保障和推动中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沿着法制化轨道前进。

  围绕国防政策、国防体制、驻军香港、国际安全合作、军控与裁军等方面,从宪法和军事法角度比较全面地阐述了我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问题。

  对外公布后,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许多国外新闻媒体称赞我国在加强国防和军队法制建设方面有了可观的透明度。各国驻华武官纷纷表示愿意进一步了解我国国防和军队法制建设的情况,并加强信息交流。

  1999年1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战役纲要》,陆军、海军、空军、原第二炮兵战役纲要和后勤保障纲要以及合同作战条令等13部作战条令颁发施行,标志着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形成条令体系。既有战役纲要,又有,条令体系覆盖战役战斗不同级别、不同规模及军兵种的作战行动,其中45%以上的条令是新增加的,填补了我军作战法规的部分空白。

  新一代作战条令着眼于未来战争的特点和规律,重点在发展具有我军特色的战法上下功夫,在继承我军传统作战经验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回答了我军未来作战问题,更具有思想性、规范性和指导性以及鲜明的时代特点。

  新一代作战条令,进一步完善了我军作战理论体系,全面系统地规范了战役战斗原则、方法以及后勤保障、装备保障、战时工作等方法和要求。

  2000年3月,九届全国第三次会议通过立法法,首次以国家法律的形式对、各总部、军兵种、军区制定军事法规和军事规章的权限作出明确规定,解决了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我事机关立法权问题,确立了军事法规、军事规章在国家立法制度和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对于进一步完善军事立法体制,贯彻依法治军方针,更好地发挥军事法规、军事规章在军队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中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立法法规定,“中央军事委员会根据宪法和法律,制定军事法规。”“中央军事委员会各总部、军兵种、军区、部队,可以根据法律和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军事法规、决定、命令,在其权限范围内,制定军事规章。”

  作为对法律规定的补充,军事法规和军事规章的制定必须遵循宪法和法律的原则,军事法规、军事规章在国防和军队建设领域的贯彻实施,确保了宪法和法律全面调整社会关系的目的。

  1999年3月,经批准,军委法制局会同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教育部、原总参动员部、原总政办公厅组成国防教育法起草办公室,全面启动国防教育法起草工作。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常务会议分别审议通过后,2000年12月12日,国务院、共同向全国会提出审议国防教育法(草案)的法律案。九届全国会第十九次会议对草案进行首次审议。2001年4月28日,九届全国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国防教育法,自发布之日起施行,共分6章38条。国防教育法的制定,标志着我国国防教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根据国防教育法的规定,同年8月31日,九届全国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作出决定,明确每年九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为全防教育日。

  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首次提出坚持从严治军,健全军事法规体系,提高依法治军水平的任务,我事立法工作明显得到加强。全年,发布军事法规22件,包括新修订的《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军事训练条例》《武器装备管理条例》等。

  加强涉外立法也是2002年军事立法的一个特点。军队有关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为制定和完善我备控制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扩散方面的法规制度作了大量工作,并在本年度内陆续颁布一系列法规。这些法规出台后,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好评。

  截至2002年12月底,全国及其会审议通过的有关国防和武装力量建设的法律已达13件,制定或者由国务院和共同制定的用以调整国防和武装力量建设的法规160多件,各总部、军兵种和军区制定的军事规章达2500多件。

  随着一批军事法规、军事规章的发布施行,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符合军队现代化建设发展规律、体现人民军队性质和优良传统的军事法规体系正逐步形成。

  2003年11月6日,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研究中心成立。同年12月,该中心率先在国内地方院校设立军事法学专业硕士点、博士点,形成了军事法理学、军事行政法学、军事刑法与军事审判学、战争法学、国防动员法学等研究方向,此举对军事法学以及整个法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具有重要影响。

  华东政法大学、吉林大学法学院、西北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南昌理工大学、湘潭大学等高等院校也相继成立了军事法的专门机构和教研室,开展军事法的科研教学活动。

  同年,原解放军西安学院也获得军事法学博士学位授予权,成为军队系统和西北地区迄今为止唯一的法学博士学位授权单位。

  2004年8月1日,由时任国务院总理、主席签署命令发布《军人抚恤优待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04年10月1日起施行,《条例》共6章52条。

  这次修订《条例》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是:坚持有利于提高军人的社会地位,有利于激发军人献身精神的原则;坚持为军队的改革和建设,巩固和加强国防,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服务的原则;坚持对军人的抚恤优待优厚于一般社会成员的原则;坚持国家抚恤优待为主,社会各界广泛参与为辅的原则;坚持继承与发展、需要与可能,体现中国特色与借鉴外军经验相结合的原则,体现以人为本和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对军人抚恤优待的内容进行一系列重大改革和充实。

  该《条例》有利于维护军人的合法权益,对于保障伤残军人的基本生活,稳定国防和支持军队建设具有重要作用和深远影响,有助于进一步推动全国拥军优属活动的广泛深入开展。

  2005年8月18日至25日,中国和俄罗斯两队举行历史上首次联合军事演习。为保证这次演习的顺利进行,中俄两国国防部经过双方反复研究和磋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期间其部队临时处于对方领土的地位的协定》。

  2007年6月29日,十届全国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经表决,批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期间其部队临时处于对方领土的地位的协定》。该协定由序言和24条正文组成。这是中国首次就军事演习与其他国家缔结双边协定,有利于促进中俄两军友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有利于深化两国互信和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为确保中俄首次及此后联合军事演习的顺利进行提供了法律依据。

  2006年初,全军“送法下基层”活动开始启动。全军400多名军队律师、上千名机关干部分赴各基层部队,为官兵提供法律服务。原总政办公厅于同年4月14日下发《关于建立解决基层涉法问题协作机制试点工作的通知》,就全军开展建立基层涉法问题法律服务协作机制试点工作作出具体部署。

  原总政办公厅和原总政宣传部于同年10月8日通过全军政工网开通网上“律师在线”专栏,从全军挑选了近150名律师,每天由2人轮流上网值班,提供法律服务。为确保这项工作能够经常化、制度化,原总政办公厅专门制定下发《“律师在线”法律咨询服务工作规定》。“律师在线”的开通,使基层法律咨询服务更加便捷、高效,也为基层办实事解难题开辟了一条新途径。

  2007年军事执法工作在打击盗用、伪造号牌违法犯罪活动,加强运行管理方面有新的起色。2007年3月15日,原总参军务部、原总政保卫部、原总后军运部、办公厅、原交通部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继续深入开展打击盗用、伪造号牌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将2006年7月以来专项斗争从2007年3月15日起再延长半年左右时间。

  同年11月19日,原四总部联合签署命令,发布《运行管理规定》,为加强运行执法监督检查工作提供了依据。

  同年11月20日,原总参、原总政、原总后联合下发《关于军地联合开展打击盗用、伪造号牌专项斗争的情况通报》,通报了一年多来开展专项斗争取得的成果:共打掉重大犯罪团伙、制假窝点95个,收缴盗窃、伪造号牌6373副、半成品万余副,查获假冒4112台、假军用运输车队40余个,查扣伪造证件数万本、公章1000余枚,收缴制假工具设备3000余件,查处违法犯罪人员5000余人。

  2008年,全军和部队出动数十万官兵参加抗击严重低温雨雪冰冻灾害、“512”汶川地震救灾、奥运会安保等任务,在世人面前展示依法行动、依法执勤的良好形象。

  2008年1月,南方部分地区出现严重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后,全军和部队依法先后投入22.4万人、民兵预备役人员103.6万人、派出军用运输机和直升机226架次,车辆机械14多万台次。5月12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全军和部队及民兵预备役人员再次紧急出动,依法出动部队兵力14.6万人,动员民兵预备役人员7.5万人,动用各型飞机和直升机4700余架次,车辆53.3万台次,救出生还者3338人,转移受困群众140万人,运送和空运空投救灾物资157.4万吨。部队先后派出210支医疗队、生理救援队和卫生防疫队,巡诊医治受伤群众136.7万人。

  在奥运会安保工作中,军队和部队依法担负北京市及京外赛区的空中安全、临海赛区及周边赛区的海上安全,组织抢险救援、医学救援和直升机运输等任务。

  2009年8月27日,十一届全国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人民武装法,共7章38条,自公布之日起施行。该法以国家有关法律和政策为依据,系统总结部队履行职能的实践经验,适应部队执行安全保卫任务的现实需要和未来发展,为部队有效执行安全保卫任务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

  这是我国首次通过法律形式对人民武装的任务、职责、义务和权利等予以明确和规范。该法的公布和实施,标志着人民武装部队建设和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

  人民武装法公布后,部队紧密结合形势任务需要,深入开展学习宣传贯彻活动,有力促进了部队依法履行职能使命和自身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

  2010年2月26日,十一届全国会第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国防动员法,该法共14章72条,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国防动员法的出台,填补了我国国防动员立法的空白,我国的国防动员实现有法可依。

  这部法律首次明确了以国防动员准备和实施为重点,对国防动员的方针原则、组织机构、基本内容、基本制度等作了全面规范。充分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既规定公民和组织在国防动员中的责任和义务,又注重保障公民和组织的基本权益。该法不仅规范了各级政府、军事机关、公民和组织在国防动员活动中的责任、权利和义务,而且规定了国防动员的若干重大制度,为国防动员的准备和实施提供了基本法律依据,从法律上确保在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遭受威胁时,能够有效实施快速动员。

  2011年,全军和部队检察机关认真履行职能,积极开展诉讼监督,深入推进军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认真组织开展警示教育宣讲,取得明显成效。

  2011年2月23日,由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组织起草、并由原总部印发《军事检察机关举报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部关于职务犯罪举报工作的军事规章,军事检察机关举报工作开始有法可依和全面规范。

  《规定》颁发后,全军各级检察机关采取多种形式加大宣传和贯彻力度,举报数量有了较大幅度上升,提高了查办职务犯罪数量和质量,促进了军队廉政建设。

  同年8月至12月,解放军军事检察院领导带队,先后赴全军各大单位进行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宣讲17场,21万余名党员干部在6808个分会场接受教育。据统计,各级军事检察机关共为基层官兵宣制课1500余场(次),举办案例展览1170多次,编发教材110种7万余份(册)。

  2012年12月,习主席在原广州军区调研时,首次强调国防和军队建设务必坚持“三个牢记”,将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提升到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的时代高度,确立了军事法治建设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中的基础地位,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提供了基本遵循。

  同年11月,原四总部组成联合考察组,依据《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等训练法规,对全军数十个师旅级单位履行训练职责、落实训练法规、完成训练任务等情况进行考评。

  同年12月18日,印发《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全军各级随即制定一系列改进作风的规章制度。从12月以来,原四总部及二级部召开的会议同比减少。总部工作组对23个旅团级单位开展问卷调查,96%的士官认为本单位士官选取很公正或比较公正,90%的官兵认为部队风气明显好转。

  为了适应党的以来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积极推动军队审计改革创新。2013年,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的意见》,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提供重要遵循。

  全军和部队各级党委和审计部门加大对重点财经领域、重大建设项目、重要岗位领导干部的监督力度,强化惩戒问责,在规范军事经济秩序、提高军事资源效益、促进部队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发挥了特殊保障作用。全军军以上单位根据法律法规和军委、总部的文件要求,共制定、修订审计法规制度和措施、办法160余件;对审计部门负责人任免征求上级审计部门意见作出明确规定,为加强审计业务领导提供了重要抓手。

  全年全军和部队查出一些违规问题,向纪检司法部门移交26起严重违规违纪线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有效地发挥了震慑、督察和执法作用,促进部队管理特别是财经管理水平的提高,有力地配合了军队反腐倡廉工作。

  2014年3月,颁发《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系统提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指导思想、总体思路、主要任务和措施要求,为全军和部队从实战需要出发依法从难从严训练提供了重要依据。

  全年,全军和部队以《意见》和《军事训练条例》为依据,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标准,强化实战化训练理念,创新实战化训练模式,坚持依法治训从严治训,把法治教育训练纳入部队教育训练体系,开创了实战训练的新局面。

  《意见》要求,全军建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开展军事训练监察工作。总部成立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设立办公室和部队训练监察组、院校教育监察组。各军区、各军兵种、部队参照总部模式设置相应组织机构,坚持打仗标准、坚持依法监察、坚持突出重点、坚持客观公正、坚持纪治并举。

  2015年2月21日,印发《关于新形势下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加强军事法治建设的专门决定。

  《决定》对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和习主席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重要论述、加强军队法治建设作出全面部署,要求全军用强军目标引领军事法治建设,强化法治信仰和法治思维,按照法治要求转变治军方式,形成党委依法决策、机关依法指导、部队依法行动、官兵依法履职的良好局面。

  《决定》号召,全军官兵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和习主席的决策部署上来,紧紧围绕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勇敢担当起新一代军人的历史使命,积极投身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伟大实践,自觉崇尚法治、建设法治、厉行法治,努力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法治化水平。

  2016年军事司法体制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正式脱离自1957年6月17日起在军队机关编制序列设置并受部领导的体制,改由新设立的政法委统一领导。

  2016年2月,战区、总直属军事法院和基层军事法院正式组建成立。这次改革最显著的特点是军事审判和检察工作依法直接接受上级业务部门领导、指导和监督,人员管理方式也作出相应调整。通过改革,使军事法院和军事检察院由过去主要按军兵种和系统设置调整为按区域化设置,统一管辖区域内的各军兵种和部队的司法案件。

  同年5月10日,全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调整组建大会在北京召开。解放军军事法院体制重大变化后,新的军事法院层级分设,军事检察院的层级也对应分设。

  新的军事司法体制编制正式运行之后,各级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紧紧围绕服务强军目标、依法维护国防和军人军属合法权益,有力促进了部队安全稳定和社会和谐。

  2017年,全军实战化军事训练依法有序推进。各部队紧紧围绕《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等法规,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作出硬性规范。全军上下将贯彻落实《规定》要求转化为推动实战实训的思路举措和练兵备战的自觉行动,确保规定落实规范化、常态化、长效化。

  2017年3月,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委员会联合下发《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在收集《关于对28起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的通报》落实情况的基础上,对57个单位、99名干部进行严肃追责的处理结果进行通报,其中包括军级单位甚至副战区级单位。同年12月29日,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条例(试行)》发布,共11章77条,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2017年,军事执法监督工作最大的亮点是:全军和部队在消除和平积弊、聚焦强军目标练兵备战、锲而不舍推进实战化军事训练过程中,坚持以法治思维破解军事训练难题,以法治方式保障实战化训练效果,使军事执法监督工作真正成为新形势下促进我军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有效保障。

下一篇:《九一八事变机密军事档案 关东军卷一》新书昨
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军事新闻_中国军情-米尔网                    承办单位:军事新闻_中国军情-米尔网办公室
运维单位:军事新闻_中国军情-米尔网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1411270001                 联系电话:0358-6722104

晋公网安备 14112702000005号